查名不详

我依然深爱着你,即使我始终沉默。

(我有特殊的减压技巧)半段子半短文__【离群之鸟】

虽然很想把这篇写成正文,但看这学习进度……这学期结束前是别想了。

#人物OOC注意!#

#人物OOC注意!#

#人物OOC注意!#


谢衣是国内某重本大学影视系老师,除了教课外经常担任某某影片的美术指导。尽管他艺术造诣非常高,但由于晦涩难懂的艺术性影片与盈利颇丰的商业片相较后者更吃香,常常不是出自自己本心来设计场景布局,外加上自己在艺术方面的追求基本无人能懂,原本还算知音的瞳时常劝他放弃追求纯粹的艺术,身为前导师的沈夜更是对此不加看好。久而久之,虽然谢衣在事业上有所建树,但苦于了无知音,只有一个居住在北欧小国的友人叶海还能聊上几句,所以闲暇时光里他时不时也会一个人到叶海那里做客几天。


十月深秋,北欧小镇却已经是冬天的景象了,天空纷纷扬扬飘着细细的雪花。谢衣下午5点定了机票,此刻却代替某位借口‘有事’的偷懒店主帮忙看看店,靠着壁炉燃烧的柴火取暖,悠闲地读着一本不怎么出名的小说。因为店主叶海也是个性情奇怪的人,虽然开着一家手工艺品店,店内卖的却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乍看都像是垃圾堆捡来的玩意。

谢衣有个不为人知的爱好是喜欢木雕,从爬虫走兽到奇形异物, 几乎什么都雕。早些年他追求于形似,从他手中出来的木雕真是栩栩如生,不少商人也愿出高价购买,使得他玩雕刻也玩出了些名气,但他审视着那些在别人眼中近乎是“完美”的出自于他手里的东西,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没有灵气。后来他追求神似,企图赋予那些空有精美外形的木雕于灵魂,却越发不被外人理解,不少人看了他后来的作品,都叹息着“又一个天才沦落了”,还真是和他的事业相似的情景。


就在那一个无聊地打发时间等待飞机的下午,一个穿着深蓝大衣的少年推门而入。少年因为在外长时间吹刮寒冷的雪风而鼻子通红,五官确实相当俊朗。

“下午好,先生。”少年脱下厚重的大衣,对着座椅上谢衣展开一个友好的笑容。

谢衣审视着少年的脸庞,发现那张脸庞虽然有着外国人的立体五官,神韵却还是个中国人的神韵,微笑起来还带了点拘谨的羞涩。是个漂亮的混血儿。

“下午好。”谢衣也回敬给他一个微笑,“这店不大,请随意。”

少年被这客套语气弄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就随和地点点头,正如谢衣嘱咐的那样,真就在店里随意看了起来。一会摸摸这个,一会瞅瞅这个,但每一个他拿起不到十秒就放下了,确实是随意得很。

谢衣想少年应该不是对这家店感兴趣的,或者说正常人是不会对此有一丁点兴趣才对,因为它根本就不吸引人,不论内外都是如此。或许少年只是走累了想找个地方歇歇脚,又或许是为了躲避寒风而找个温暖的场所,又或许,是在这人口稀少的小镇里大概觉得太孤独了,随便找个人说说话吧,所以谢衣也不赶他,又埋头读手中那本小说。

大概过了有十来分钟,少年把这家不到20平方米的小店转了好几圈,最终是沉默了半响后再度开了口:“先生……”

谢衣抬起头来笑笑,“怎么,可是有看上的东西?”

少年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是有喜欢的……但我并不想拥有。”

谢衣被这番话勾起了兴趣,还没开口,就听到少年问道:“先生,前几日放在角落窗台的那只木鸟去哪里了?”

谢衣愣了愣,从身上盖着的毛毯下摸出一只木雕,有些不可置信地说:“你喜欢的是这个?”

少年看到那只木鸟,琥珀色的眸子忽地就亮了起来,他高兴地嘴角都泛着笑:“啊,是的,是的,就是这个。”

那只木鸟从外观来说算不上漂亮,身上全是刀刻过的痕迹,看起来有些破旧。一只翅膀还是残缺的,正无力地耷拉着,另一只翅膀却作振翅状,形成了这么一副又奇怪又好笑的模样。

这只木鸟本是谢衣在自己最不得志所作,越是不被亲友理解,这种痛苦就越发明显,终于这情绪也被带到了雕刻里。谢衣几乎已经回想不起来当时自己的心境,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抛弃的离群之鸟,天地如此广阔,自己却没有可以回去的家,孤恨至此。但现在再看到这自己曾最认为具有‘情感‘的作品,却觉得太过刻意了,反而显得做作。况且,有些事情,他也已经看开了,不必再强求。于是就转送给自己的好友,摆在那家稀奇古怪的店里,和那些永远不会有人感兴趣的东西,被时光的尘埃掩埋就好。

可毕竟也是自己曾得意的作品,毁之不忍弃之可惜,所以这次他来,又再度看见那只木鸟,思来想去,还是收回自己身旁,藏在某个自己也记不起来的角落,也算是对得起当初的自己。


但他想不到这世上竟然会有人喜欢这件作品。

所以他问,为什么。

少年被这个问题给怔住了。他愣了几秒,又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才吞吞吐吐地回答道:“也没有什么原因吧……就是喜欢而已。”

有些令人失望的答案。谢衣苦笑了一下,暗自责怪自己不该多做奢望。人活在这个世上,有几个能谈得来的朋友已经幸事,怎么能贪心能被他人理解,何况是内心无法诉说之事?

可慢慢地,那少年出神地注视着那只木鸟好一会,又缓缓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只木鸟,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它似乎是和家人走散了,又像是找不到家了,一个人孤零零的。它明明已经遍体鳞伤,却仍不愿意放弃寻找,可它究竟在找什么呢?它好像忘了,自己是只有孤翅的弃鸟啊。“

谢衣没有说话,他的心情有些紧张,紧张到从未有过的地步。他在等,等这个少年接下来要说的话,等那个自己一直等待的人究竟到来了没有。

”啊,先生!我知道了!“少年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谢衣有些傻气地笑了起来,”我第一次路过这家店的时候,就一眼瞥见这只鸟,它孤零零地待在窗台的小角落里,身子朝向湛蓝的天空,一副想飞却不能飞的样子,神情忧郁而痛苦。可它那蓝色玻璃眼珠透着光,压抑之下又像是渴求着什么,就像是放声高歌的荆棘鸟一样,眼神绝望却充斥着不甘。这种混斥而强烈的情绪冲击,让我觉得整个店里再没有比这更美的存在了!“

”那你为什么又不想拥有它?“谢衣忍不住打断少年,刻意压低了声音问他。

少年脸上那种兴奋的光芒渐渐消退了,他沉默着,静静地盯着谢衣的眼睛,又缓缓地露出一个微妙的笑容。

“能雕刻出这样作品的人,当时也一定也是又痛苦又孤独的吧。”他微笑着,像是北欧十月里的温暖初阳,又像是深夜里的幽幽月光,平静里带着一丝温柔的……落寞,“对于雕刻者来说,恐怕这只鸟是当时唯一能够理解他的存在。就这样将它夺去了,多残忍啊,也太可惜了。”

“明明是这样残缺的完美,少了哪一个,都是失去灵魂的残破品。那样……就真的太孤独了。”

“不,你说错了。”谢衣从座椅上站起身,挪开了身上那件保暖的毛毯,向着望着他傻傻站立的少年伸出手去,那只残缺的木鸟静静躺在他手心,玻璃质的蓝色眼睛映出泛红的火光,像是对少年露出了一个欣喜的笑容,仿佛在说你怎么才来啊,我可是等了你好久了。


“从今天起,它不再是孤独的了。”








【自今日起,我将不再是孤身一人。】

【自今日起,我将不再寒夜里漫步孤行。】

【有你同行的话,怕是会连孤独,都觉得美丽起来吧。】






又特么把段子撸成短文了  我宝贵的睡眠时间啊T口T

其实还有后续。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