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名不详

我依然深爱着你,即使我始终沉默。

短短/长/短短段子_徒弟太可爱了我要把持不住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某篇正文的段子之一。原篇设置的刀子剧情太长了,作者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进入甜蜜蜜阶段……那我们就耍个流氓直接开挂吧!


#友情提示# 痴汉的不是谢衣,是我(正直脸)。

============================================

乐无异是个长相俊美的混血儿。

他不仅仅是个俊美的帅哥,更多的时候,“漂亮”这个词更适合这个出身富贵家庭的公子哥。不论是他那出了名的逆天长度的睫毛,还是比女子都要白皙娇嫩的皮肤,甚至是混血儿的身份带给他的深邃眼眸,都让他在开朗阳光的外在形象下掺和进那么一丝丝、不易察觉的,微妙的,原本属于女子的精致美感。

就比如像现在。

“谢老师?”

像是被耳边传来的声音点醒了什么一般,谢衣从瞬间的晃神中回过神来,重新展露了他招牌的“谢式微笑”,温柔又亲和的笑意从他嘴角漾开。

“嗯,无异说得很好。”

当事人可没那么好糊弄过去,哪怕面前这人是他崇敬无比的对象。乐无异心想,刚刚老师你明明就是在跑神吧?但他不去点破它,只是用着怀疑且带着稍许不满的目光注视着谢衣,对他那看似完美的“掩饰”表达了无声的抗议。随即又拿起手中的策划书,把他刚刚讲述过的晚会备案再给谢衣耐心地重复了一遍。

每当这个时候,谢衣就觉得自己的徒儿真是可爱得不行。明明已经有了些许的不快,但仅仅是因为自己是谢衣,所以就把那些情绪全部压制下来,试图伪装出不在意。可偏偏是那双眼睛,就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仿佛曾有日光被其所捕获,隐约流动着璀璨烁光的美丽眼睛,悄无声息地出卖了主人真实的心情。怀疑,不满,渴望得到肯定,希望被表扬,甚至是那么丁点的小赌气,全部都在他清澈而充满灵动的眼睛里一览无余。

在那个瞬间,谢衣想,如果此刻我吻了他,他会怎样呢?那双眼睛会不会因为震惊而瞪大了双眼,又因为疑惑而迷茫地无助地望向他?谢衣觉得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像是一片轻盈的羽毛,悠悠扬扬地落在他的心尖上,点触即止,又骚痒得不行,让人折磨万分。

就在这个时刻,谢衣耳边停下了说话的声音。他匆忙地再度回过神,以为是因为自己又跑神让无异生气了,没想到看到的却是,少年嘴角满含温柔笑意的一低头,目光缱绻又旖旎,像是在对空气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哪个人听,“那个时候,我就可以和谢老师一起,站在同一个地方,进行同台演出了。”

——那是希望能够在众目睽睽之下,能和自己喜欢的人,渴望得到众人承认的无法言明的小小欢喜啊。

“啪”的一声,那条名为理智的金属丝彻底烧断了。

谢衣早些年还不能明白,为什么这个世上感情冲动的蠢人那么多,原来还是他自己太年轻见识太浅了,不能明白有些事物,仅仅是某个瞬间的极致美丽,像是对准心脏开了一枪,就能让人心甘情愿地沦为感情的奴隶,只得无力的缴械投降。

“谢……师父?”

乐无异的睁大了双眼,完全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他只能感受到那个人一下子离他那么近,扑面而来的热度压在嘴唇上,白皙而有力的手指锁住了他的双肩,让他动弹不得。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他不知不觉也该换了称呼,换成了那个,更加亲密……也更加暧昧的称呼。

“乖徒儿。”谢衣从他的嘴唇上离开,稍微拉远些,严肃又温和地注视着怀中不明所以的人,“是你的不好。”

“我的……什么?“乐无异完全不能理解当前是个怎样的状况,他知道自家师父虽然在外人面前是成熟稳重儒雅温润的“男神”形象,私底下却依旧带着几分孩子气,有时候也会说些无厘头的孩子话,但现在这突兀地像是从平地里蹦出来的句子,让他毫无逻辑线索可以捕捉。

“你啊,实在太可爱了。”谢衣轻轻俯下身,墨玉似的眼睛里流转着几分不易察觉的情欲,嘴唇不知何时吻上少年温热的耳朵,感受着怀中人逐渐攀升的温度,他低喃着,用几分调笑的语气,缓缓说道——

“可爱到,让人想侵犯你。”






要优雅,不要污。所以不写肉。(但我可以写在番外里啊!)

为什么又把原本很短的段子写那么长TAT?!

评论(1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