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名不详

我依然深爱着你,即使我始终沉默。

【谢乐谢】忘川·重逢(依旧是段子)

自己非常喜欢的一个脑洞片段,非常非常的喜欢~

喜欢到把自己虐的在床上翻来滚去睡不着也要固执地码出来的地步。

很久不写正经的东西了,文笔生疏请见谅。



=======================================




“师父,我又做梦了。”少年低着头,声音闷闷的,“我梦到我好像去了一个十分遥远的地方,或许是历史上某个古老的朝代吧,‘我’穿着繁琐华丽的服饰,举止斯文而儒雅,身边总是聚着一群人,他们总是称‘我’为‘偃圣’之类的,尊敬又爱戴地注视着‘我’。”

“只是……后来那个‘我’死了,来到了阴曹地府,踏上了往生轮回之路。”

“那条通往转世的奈何桥下有条血黄色的河在静静流淌,我听到有去投胎的魂魄称它为‘忘川’,说是若是不去走那奈何桥,带着这一生的悲欢喜乐,就这么淌过忘川河水,生前极为思念之人的幻影就会从河面中央缓缓走来,圆一场镜花水月的妄象。”

“那个‘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肯走过奈何桥,却也不愿意和桥上那些孤魂苦等。他走下桥面,途经岸旁血红色的彼岸花,只身一个人来到忘川河旁,望着河面也不知道想些什么。过了一会,我看到他一只脚踏进了冰凉彻骨的河水里,生前的那些人间悲喜在眼前一一闪现而过,令人头晕目眩…… 可他还是缓慢而坚定地向对岸迈进。”

“走了小一会,河面中央似乎真的飘来什么东西,微微闪烁着银光……却不是个人形。他停了下脚步,就那么伫立在那里,我站在他身后,透过他的身子眺望着……原来不过是一柄残破的断刃,上面有着复杂而精致的齿轮。”

“真奇怪,‘我’明明应该觉得很伤心才对,等了半天不过是来了这样的一个东西”乐无异勉强笑了笑,泪水却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可那个‘我’好像什么都感觉不到一样,他沉默着,静静地注视了许久,最后才缓缓地俯下身,从那条血黄色的河面上拾起那柄断刃,抱在怀里。”

“直到那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那个自己已经很老很老了。他的头发花白,面容布满皱纹,连弯下腰都那么吃力,抱着那柄断刃的时候神情却是那么温柔,像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失而复得,又像是和一个分别很久很久的故人相遇一样。”

“那个瞬间,我突然觉得内心堵得难过,望着望着,莫名其妙就想落泪……”少年悲伤地闭上了眼睛,“可明明他抱着的……就只是一柄残破的断刃啊……”

“然后,我听到,那个自己说……他说……”

清冷的月光如薄纱般笼罩住少年瘦弱的身躯,朦胧的月色里让谢衣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他只听到乐无异的声音越来越小,细小微弱的哽咽声断断续续地在病房内回响着。过了许久许久,少年终于抑制住内心翻涌的酸涩,把未说完的梦境再度延续上。

“他说……师父,终于又相见了。”

乐无异转过头,他就像梦里的那个自己一样,似笑非笑的表情里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情绪,却最终一切都归于一个温柔而落寞的眼神里。仿佛穿过了千百年的岁月,路过那年长安街角盛开的桃花,别过仅剩断壁残垣的千年古城,淌过脚下幽幽流动的忘川河水,离别的两个人又再度重逢,走失街头的十岁幼童终于找回了,那个会温柔和善地问自己为什么哭的白衣大哥哥。

“原来曾经的那个我,到死为止,都没能再见你一面啊,师父。”









#决定扩写成正篇#

评论(2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