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名不详

我依然深爱着你,即使我始终沉默。

【谢乐】我有特别的接♂吻技巧

谢衣一直觉得他和乐无异之间的初吻根本不能称之为“吻”,不过是一个人在另一个人的嘴皮上啄了一下,甚至连“啄”的力度都没有,只是蜻蜓点水的粘膜碰触。

但,那也没什么办法。谁让发起人是乐无异呢。

用乐无异的话来说,他能鼓起勇气来亲吻谢衣这个决定,已经算得上惊天动地创始之举,可以列入史诗传颂般的故事了。按他当时的想法来说,是抱着“哪怕从此男神再也不理我视我为变态我都无怨无悔”的壮士扼腕之思,仿若光荣伟大的共产解放革命进行到最后一步,就这么举着炸药包上了战场准备为国捐躯,半是英雄自戕半是自暴自弃地迈出走向死亡的第一步……等等哪来的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所以那时候他根本没想过也不敢想,他的偶像他的男神他尊敬可亲的谢衣谢老师,居然,不但,没有推开他,竟然还一脸坏笑的搂住了他来加深那个轻若鸿毛的吻,脸上挂着的表情仿佛是在说“旁友我等了你好久你早该这么做了”。

在心里做了一万种坏打算,甚至连以死谢罪都想到了,万万没想到还能出现以上这种状况。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乐无异处于实力懵逼状态,或者称“乐无异.目瞪嘴闭.jpg”。

用谢衣的话来讲,孩子太嫩,都吓傻了。

不论是懵逼还是吓傻,造成的结果就是,明明是乐无异先发起的亲吻,最后却变成了谢衣主动维持着这个极具情绪化又太过小心翼翼的“轻”吻。谢衣竭力不让自己肌肉颤抖,假装着无所谓的神情,强忍着快从喉咙深处溢出的笑意,在心里把面前这个可爱的少年不知翻来覆去的吃了几遍(……), 两个人就这样对持着,均匀而绵长的呼吸弥漫在彼此的鼻息间,又好笑又暧昧。

五分钟。

乐无异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又惊恐又羞涩地赶忙后退拉开距离,却不想因为动作幅度太大,绊到了谢衣的脚踝,谢衣又正巧去伸手拉他,于是两个人纠缠着摔倒在一起,刚巧乐无异躺倒在谢衣的怀里,两人手忙脚乱地缠成一团,好像混乱中他还在男神胸膛上摸了好几遍……

……这孩子,挺主动的呵?

“起来吧,地上凉,这里也不是方便干事的地方。”

处于极度窘迫又因为羞涩得头脑发胀的乐无异一点也没发觉谢衣是在对他耍流氓,他只是傻乎乎的握住谢衣伸出来的左手,顺着手腕的力道莫名其妙又无比自然的被谢衣拥入怀里,一时间晕晕乎乎的,根本没意识到这时候不应该有“男神被我袭击了为何一点反应都没有还这么风度翩翩OMG真不愧是我男神”此类二傻的想法,而是应该考虑要不要拿起手机拨打妖妖灵报警“有老师对未成年男学生耍流氓了你们快来啊”才对。

等到他发觉原来他心中敬爱的男神最大的乐趣之一,就是变着花样调戏他对他耍流氓,看着他羞涩无助的表情再干出更糟糕的事,乐·纯真善良·我什么都不懂·无异的心情恐怕是半崩溃……半暗自默许的。

……反正那时候他们也做过一些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事了,怂啥。

但怎么说呢,人总是对标注着“第一次”的事物有种莫名其妙的执念感。不论是第一次亲吻第一次牵手第一次去对方家过夜还是第一次……咳咳,都是希望给彼此双方留下一个完满的印象的。不幸的是,很显然,他们俩之间的初吻怎么也算不上“美好”,甚至连“好”都没有,回忆起来只剩下大片的“啊啊啊啊啊”与“……???……”与“啊啊啊啊啊”,不带那三个问号可能乍看之下更像是惊悚片的剧情。

乐无异打心眼里决定,哪怕是要冒着事后被师父调戏至死的羞耻感,也要把这个遗憾的吻补回来!必须是他主动的才算!

于是就造成了如今这副气氛诡异的场面。

“……谢老师!我、我有个请求……”

乐无异一本正经地跪坐在谢衣面前,谢衣手中的kindle还来不及放下,就被面前人的惊人发言震惊得不行。

“请让我攻一次吧!!”

“……???”谢衣:excuse me?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请让我们再接吻一次吧!”

“……”平时亲你亲得你嘴都肿了还嫌不够多?是春天来了还是这孩子处于发情期??

“不不不,也不是那个意思……那个,那个……”望着谢衣越来越怀疑面前人是不是病了的脸,手无足措下乐无异只好凭着直觉喊出自己的心声:“可以让我们的初吻再来一次吗?”

“……”

然而谢衣不愧是谢衣,就算是这么一句没头没尾什么鬼的话,根据乐无异的动作神情语态与表情,他居然秒懂了这句话背后的深意,不由得笑出了声。

“所以,无异想……?”

“我们,再来一遍……?”

于是两个床单都不知滚了多少次的人硬是把接吻这种情侣间的初级任务搞得跟签生死状一样严肃,一方全身紧绷蓄势待发简直一点就炸, 一方似笑非笑假装无知配合着恋人玩游戏, 好像他俩彼此真的很纯洁,什么掉节操恶趣味的事都没做过,就是一对简单懵懂的新恋人在进行确定关系的初吻一样。

呵呵。

“谢、谢老师……”这不,好不容易做出来的强硬气势一开口就漏了一大半,乐无异紧张得浑身发抖,脸上红晕得比扑了十层腮红要艳丽,再配上他头顶那撮飘忽忽的呆毛,越看越像某种软绵绵、毛乎乎的小动物,让人恨不得扑上去又揉又捏又蹭个痛快。

“嗯?”谢衣倒是见惯了他这副模样,只是内心里强行压抑下‘傻boy害羞什么为师和你做都做过了’如此的吐槽OS,硬绷出一幅‘接下来你要做什么我都不知道’的正直脸,“无异找我有什么事?”

“……请,请和我接吻吧。”乐无异憋红了脸,张了嘴空想了一会,才揪着谢衣的肩膀处衬衣结结巴巴地把话说完,然后以形似某大型犬的眼神扑烁扑烁的望着他,脸上却是视死如归的表情.again。

……这怎么反而更像是考试作完弊心虚不行最后跟老师投案自首的场景??

谢衣看着面前如此娇羞的少年,心里不由得怀疑起说什么初吻不满意我们再来一次简直就是在逗人的借口,明明就是花样の初吻play还差不多。然而毕竟是作为一个有道德有节操的成年人,偷偷摸摸暗地里调戏自己的学生是不对的,怎么说都该是在公共场合之下冠冕堂皇地玩羞耻游戏才对(……)。出于师德,谢衣决定帮自家学生再攻一把,一本正经地提出改正的建议:

“深呼吸,不要紧张,再来一次试试。”

“呃……谢老师,请……”

“不要‘呃’!来,试试。”

“……谢老师,请和我接吻吧!”

“去掉‘请’字,再来。”

“……谢老师,和我接吻吧!”

“很好,不过还有些犹豫,显得底气不足了些,再快些试试。”

“谢老师,和我接吻吧!”

“不要停顿。”

……

……

……

“谢老师和我接吻吧!!别再拒绝我了这句话我憋了很久了Q口Q!!!”

乐无异最后简直是半崩溃半激动地把内心的话以吼的模式喊出声的,由于激动过了头,他都没注意到什么时候主动握紧了谢衣的双手,等到发现时脸红都来不及了。谢衣倒是没觉得什么,反而眯着眼温柔地笑了起来,摸了摸少年头顶的呆毛,“无异这不是做得很好吗C_^?”

“是…(っ/////c)…”被心上人这么一夸赞,原本训练了半天出来的“攻”气瞬间变成软绵绵的小狗模式,少年只是害羞地低着脸让人随意抚摸,纯情地不要不要的。

……等等。是不是还忘了什么?

“谢、谢老师,我们是不是……?”乐无异抬起头,试探性的目光正好对上谢衣富有深意的眼神,顿时内心警铃大振,然而已经太晚了……

“乖,叫我师父。”谢衣一只手正好搂着无异的腰窝,一只手抚摸上他的脸庞,边宠溺地微笑着,边缓缓捏住了少年的下巴。

“诶?可是……”这种熟悉的感觉,怎么像是……??

“嗯?叫,还是不叫C_^?”指尖用力。

“………………师父。”

当少年最终将那句称呼吐出声时,他才顿时反应过来,在不知不觉中,他又被自家恋人戏耍了好几回,too young and too stupid。

满意于乐无异的表现,原本捏住下巴的白皙手指微微放松,谢衣抬起乐无异的下巴,轻轻俯下身去,用赞叹又充满情欲的气息在他耳边轻叹,“你真是为师的……好徒儿。”

下一秒,谢衣一把按住少年的后脑勺,以一种强势的姿态迫使乐无异的身体不得不和他紧密结合, 黏滑湿漉的舌头冲破对方象征性的抵抗防线,焦灼的口腔内壁被仔仔细细一点点舔过,不住分泌的唾液成为能驱散情欲热潮的唯一解药,咕啾咕啾地响个不停。

在某人被亲得快缺氧前,他终于松了手,抵住怀中几乎站不住脚的少年的额头,坏笑着说:

“这才是正确的接吻姿势,记住了没?”

而回答,被封印在了之后两人的喘息间。





=====================================

原本打算写各式各样的花样接吻姿势,谁知麻辣个鸡太难描写,不如改为花样调戏徒弟(……)。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总觉得2.0和乐乐的对话,怎么写都是各种不堪入目……

下一次来尝试会被JC蜀黍带走的糟糕play吧(~ ̄▽ ̄)~*~

评论(1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