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名不详

我依然深爱着你,即使我始终沉默。

有刀大家一起吃,不能就我受伤害!


说实在的,好像思考得越久,越没法相信他们之间的感情是爱情。但那一定是爱,无论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
爱情可能是由化学反应造就的保质期数月的致幻剂,我在幻觉里仰视着近乎完美的你。在爱里我却触摸到了真实的你,那时的我们都将回归到带有瑕疵的本真模样,一点一滴地,在如此漫长的岁月里用爱补全了彼此。

可是回头想想,上天却并没有给他这么一个机会呀。他在十岁的那年遇到了他,用七年的时间去仰慕一个人,然后在短短几天内用尽了此生与他所有的缘分,却最终想来,原来这一生从未遇见过原本的他。都说是欠别人钱好还,人情难还,被这样一个人用生命护着两次,却连个偿还的机会也不给他,那么在他此后漫长的人生里,到底该如何去处理这份情意呢?要怎么样才能处置这份没法得到回应的思念呢?

后来少年也会长大,会长成当初的他离家而去的年纪,然后再变得更大,直到他渐渐老去,老到没法走路需要拐杖轮椅的那天。或许连那么老也活不到,他毕竟也就是个凡人呀,他可活不到像他那么长的百年之久。那时他去往来生的黄泉上,说不定也会踏上他最终可能走过的轮回桥,这回可不知道天有没有下雨了,也不知道去阴间的时候带把伞没,反正他也知道不会有他在桥的尽头等待着,也不会有人给他撑伞挡雨,但又什么关系呢?这场漫长的、单向的、无望的长长追随之路,终于在此刻迎来了尽头。

世人都在赞颂着他那难以比肩的成就与功德,只有他知道,他有多害怕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对不起他当年对他的付出。可现在他不怕了,此刻他就站在这,站在这桥上,站在他最终踏过的地方。桥的这头是过去,那边就是死亡,是所有的一切的终点。他站在这,看着他彻底离开这世间前见到的最后景象,感受着死亡之神在对面无声地静默地呼唤,感到莫名的心安。

嗯,就是这里了。

抵达死亡的路上如此漫长,我在人生的几十年里,独自偿还了许久许久,走过你曾走过的每条路,访过你曾向往却没能去的每座山丘,每个像你离开我的月夜下我都打开一罐好酒,把那些没法说出口的思念一口一口地喝下肚。现在我站在你最后到过的这个地方,去赴一场来自死亡的无声邀约,我知道,在桥的尽头不会有你的身影,但你一定就在那里,在那世间万物的最终归宿里,我们都将化为永恒的虚无。

师父,我走到了。

评论(8)

热度(15)